经典假期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营业网点查询】[登录] [注册]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旅游攻略 >> 景点 >> 正文

地中海8.马耳他“神佑教堂”和“马耳他大捷”战场

2013/8/22 11:35:22    

来源:http://bbs.chts.com.cn/ShowTopic.aspx?ID=707

作者:天津驴总

我们回到马尔他岛中部的莫斯塔镇。车在莫斯塔圆顶教堂(Mosta Dome)前停下。弧形的石栏杆围起教堂前的空地。

栏杆两端有两尊神像护卫着教堂。一座希腊式前檐的黄色教堂矗立的台阶上,六根石柱托举着教堂的门楣。教堂中央的穹顶号称世界第三,第一是梵蒂冈的圣保罗教堂,第二是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教堂。马耳他的古建筑颇多,单说教堂就足以令人眼花缭乱。这里的教堂几乎都是歌德时期的建筑,教堂上面高高的塔尖,巨大的圆顶,精致的钟楼,多姿多彩的雕塑把教堂装饰得富丽堂皇。

参观马耳他众多教堂中的这个圆顶教堂,是因为其一段神奇的经历。该教堂建于1833-1871年,是在原有的小教堂外圈逐步建造的。在教堂建造过程中,位于大教堂中心的旧教堂一直在使用。进入教堂里面,圆形大厅里放着很多的座椅。穹顶确实高大,导游指着穹顶上,两处颜色不一的花格绘画说起了一段传奇。

“地毯式轰炸”空袭方式,起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的马耳他之战。马耳他自古以来就是过往船舶避风停泊的理想地。所以,战事一开,马耳他便成了英国和德意争夺的焦点。因为控制住马耳他,不仅可以保卫从直布罗陀经亚历山大到苏伊士运河的航线,而且切断了德国从意大利到北非的补给线。

二战后的统计表明,从1940年至1944年,共有3340次空袭警报,其中1942年最多,为2031次,仅4月就有282次,相当于每天就有90多次,可见当时“地毯式轰炸”的频繁程度。1942年4月9日下午4:40分,一枚德军空投的炸弹穿透屋顶。由于是低空俯冲投弹,炸弹进入顶内有撞到顶子的另一侧,最后落入教堂内部。当时有300多人正在做礼拜,庆幸的是炸弹居然没有爆炸,也没有一人被砸伤。真是奇迹!

后来英军拆除了炸弹的引信。现在这枚重达200公斤的炸弹被存放于教堂一室,供人观赏。导游说:“2战后,投弹的那个德国军人,专门来到这个教堂忏悔!也为在神灵护佑下炸弹没有伤人毁物而庆幸。庆幸自己没有犯下更深的罪虐”

我们在教堂大厅内环行一周。淡蓝色调的教堂装饰,显得宁静安详。大圆厅周围是一个个祈祷坛,供奉着西方的神灵。正面的神坛是不能靠近的,我们从侧门观看后,就进入后殿,去看那枚没有爆炸的炸弹。

锈迹斑斑的炸弹有半米多长,放在墙根处。墙上的石雕就是雕刻的当年炸弹落下的情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2战其间的真炸弹,弹壁好厚啊。这个厅里也有好几个神龛,一个龛座上有银浮雕。雕刻着保罗船在马耳他翻覆的故事。

大家出教堂后,从马路中间的白色雄狮石雕旁,走到对面去拍教堂的全景。我想围着教堂外转一圈看看。

教堂四周的街巷非常寂静,教堂后面不远有个蜂窝状的石雕。

导游这时摇手了,让我们抓紧上车,要去参观“三座古城”中的一座---“伯尔古城”。由于看蓝洞耽误了时间,三城的其它两个就没有时间去看了。有得有失啊。

在途中我们看到一个漂亮的清真寺,多年的相互征战和文化交融,如今的两大宗教已经彼此包容的多了。

进入比尔古城要穿过在城墙中开出的隧道。隧道真长啊,应该是在城墙下的山体上开凿出来的。比尔古在中世纪时,是马耳他最重要城镇之一,1570年前曾为马耳他都城。17世纪时,商业和造船业发达。

公元1530年成为圣约翰骑士团在马耳他岛上的第一处驻地。1565年筑堡抵御土耳其人的围攻,胜利后改为“维托里奥萨”。我们在“伯尔古”的城门前停车。门洞一边就是一大片海湾,这里曾是与马耳他大港共享一个海湾的渔港,二战期间停满了军舰,而如今就只有游艇了。

老城维托利萨科托那利地区可看做是马耳他历史的摇篮,古老的维托利萨城就建在它的西北端。当年的辉煌依稀可见,古老的城门,城墙宽厚而坚实,一些石块的表面已经风化了,但仍给人一种安全感。城门上雕刻着两柄交叉的宝剑,展示着它的威严。很小的门洞左边港湾里面,挤挤的停满的各式小艇。其中有一种是马耳他特有的、两头翘起的“带撒”船。右手的石坡上栽着仙人掌,坡顶有个“英军撤退纪念铜雕”。

四个铜铸的塑像分别代表着英军和马耳他人。一个英军和马人握手道别;一个英军在吹号;一个马耳他人立在旗杆下,正在升起马耳他国旗。英军在马耳他是非常体面的撤军,马耳他也在和平中独立。

铜组雕后面是更高的山坡,上面建筑着“伯尔古”的主教堂。导游说;“我们先往前走,回来再看这个教堂”。

沿着海湾边的道路走过那个小门洞。右边是一长排的3层楼,以前是英海军驻军指挥部和贮存军粮的仓库,现在是海事博物馆。馆内陈列有各个时期的船只模型,以及历次重大海战的历史资料。

馆外的街边陈列着不少古炮、船锚等旧武器。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博物馆,是展示马耳他这个航海国度的海洋文化的重要场所。据说里面的展品多样而精美,可惜我们没有进去。指挥部钟楼状的瞭望塔正在维修,只露出四面的白色钟盘。

导游兴冲冲的告诉我们,博物馆前面是个赌场。走到近前一看,已经倒闭了。哈哈,马耳他和塞浦路斯都受到欧元区经济危机的影像,经济衰退啦。

我们行进的左边,延续的港湾对面,应该是三城中的另一座旧城吧?我一直走到了道路上坡的尽头,有个铁桥连着一个堡垒。堡垒斑驳的墙下有一汪清水。

可惜有铁链子拦住行人,不能上去看看了。在桥上往海港的对面看去,照样是古老的,生活和战争合一的建筑,雄踞在山丘上。抓紧往回走,港湾里有希腊女船王的游艇,也没看出太豪华,大家都和游艇合影。

导游领着我们从“英军撤退碑”旁上台阶。进入那个主教堂,里面几个很复杂,中厅很大,周围有很多的礼拜堂,很多的大理石雕塑和纪念碑,可惜光线黯淡。

有唱诗的音乐在悠扬的响着。我转到主祭坛后面,两侧排着木座椅,正中是一幅大油画。好像是人物洗礼的油画,画的应该是圣经中的一个场景吧。

祭坛台前照样摆着银质的大蜡烛。

导游也没有讲解,我们转了一圈就出来了。教堂出口的布告栏里有教皇保罗2世照片。照片是纪念教宗保罗二世1990年的到访,在95%人口信奉天主教的瓦莱塔,教宗的莅临是极其重要的,被看做是举国上下的大事。好像我还看到了在一处墙上有教皇保罗2世的雕像。

教堂外墙上还有个手举鲜花的青铜雕,两边是两排人名,下面刻有“1939---1945”字样,应该是纪念2战烈士的。教堂外是个小广场,有两个纪念碑。一个是豆腐石陈旧碑座上有站像。

一个是白色的大理石雕。

继续在古城里转。城里的街巷如迷宫般的四通八达。一幢幢古房子静默在街边,就是不知道哪座是17世纪的古旅馆。哈哈,信驴蹄、遛悠悠。

经过旧时的法院,里面的顶子上还有残留的壁画。再走不远,我们进入了一个防御城堡。城堡外对面的墙上有个神龛。龛上白色雕塑着神像,奇特是实神像脚旁的白狗。嘴里横叼着一根骨头。哈哈,谁知道这里有什么故事啊?

登上城堡的一层台阶,有法国人占领时制作的古炮。再走上一层台阶是古堡的最高处。从这里看到城堡的防御工事很复杂,高低错落还有小桥连接。

古堡居高临下的扼守着港湾的峡口。站在要塞坚实厚重的墙边,想象着当年骑士兵团抗击土耳其人时的激烈战斗,嘶杀声似乎仍然回荡在海风之中。

走下城堡,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公元870年的武士古堡。古堡还在整修中,整齐的“豆腐石”正等着派上用场。从古堡的桥上往海港走,沿着岸边走一会儿,就回到了我们的停车处。噢,刚好转了一圈啊。

天色渐黑了,另外的两个古城是看不成了。其实这三座旧城,才是圣保罗骑士团据守的英雄城堡、马耳他大捷的发生地、粉碎马耳他大围困的无敌堡垒!当时的瓦莱塔城还没建呢。

大家心有不甘的上了车,还是回那家饭馆去喂肚子吧。我们这次是从海港边的酒吧街的另一端走进去的。整条酒吧街不长。作为酒吧的这一排建筑也是古旧的,而且都面对着海湾,食客观赏海景的视野宽阔。吃过晚饭天已全黑了。在返回旅馆的途中,我在马耳他的商业街下车。

这是瓦莱塔的商业中心,起伏的街道两边有2--3家大型的商场。一对团友夫妇去买名牌。我就独自溜达起来。一家保龄球馆里没有几个人。上坡的酒吧街里是年轻人的地盘,稍微看看就转到海边去了。

在小海湾的这一边拍照了我们的酒店。一艘巨轮一样的酒店大楼,霸占在海边,很有气派。从海湾尽头的小路回到了宾馆。洗澡、睡觉,继续享受海浪声对鼓膜的敲打。

网上摘录了《马耳他三个老兵与地毯式轰炸的故事》如下:

       1941年1月16日,德军发动了第一次马耳他空中战役,出动约70架飞机容克-87和容克-88轰炸机,对马耳他的瓦莱塔军港进行猛烈轰炸。英军"佩思"号巡洋舰和1艘运输船被击伤,在港内抢修的"光辉"号航母再次被1枚炸弹击中,港口设施也遭到严重破坏。马耳他的英军战斗机和高炮奋力抗击,共击落德机19架。

   从1月16日直至5月,德军几乎每天都出动近80架次对马耳他进行空袭,在德军的狂轰滥炸下,英军驻马耳他的轰炸机中队被迫撤退。11月28日起,德军对马耳他发动了第二次空中战役,德国空军元帅凯塞林第一轮攻击是试探性的,每次攻击波仅出动3至5架轰炸机,在战斗机掩护下对马耳他的机场和码头等军事目标进行攻击,但这样小编队、多波次的攻击一天到晚几乎持续不断。如此不痛不痒的空袭整整持续了五个星期,凯塞林觉得战役照这样发展下去将会形成消耗战,对于德国空军是不利的,所以他指示参谋长戴希曼上校重新制订了空袭计划,采取重点的集中兵力密集突击,以马耳他的战斗机基地塔卡利机场为第一攻击目标,以轰炸机基地的卢卡、哈尔法尔机场为第二攻击目标,以瓦莱塔港口设施为第三攻击目标,用炸弹像卷地毯那样将马耳他岛"梳理"一遍,这种战术就是所谓的"地毯"式轰炸。

     1942年3月20日,德军出动约150架轰炸机对马耳他塔卡利机场实施了猛烈轰炸。3月21日,塔卡利机场又遭到德军218架次飞机的突击。22日,德军再次以近200架次的规模轰炸了该机场。这三天的持续轰炸,就使塔卡利机场"荣幸"地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到"地毯"轰炸的地方!3月25日,在德军强大的空中压力之下,英军驻马耳他的K编队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被迫撤离。

     进入4月,德军加大了空袭强度,以每天平均200架次对马耳他实施极其猛烈的空中打击,尤其是4月7日和20日两天,德军出动的飞机竟超过了300架次!从3月20日至4月28日,德军第2航空队共出动轰炸机5807架次,战斗机5667架次,侦察机345架次,投弹量达6557吨。瓦莱塔市建筑几乎全被夷为平地,港口的船坞和码头设施都化为一片废墟,整个马耳他已经没有再值得德军飞机投弹的目标,后来由于隆美尔的非洲军团急于发起对埃及的攻势,要求推迟马耳他登陆作战。4月德军第2航空队一部被调到苏德战场,主力则被调到北非的昔兰尼加,用于支援非洲军团的作战。5月后,盟军在马耳他的航空兵力量逐步增强,英军的危机终于度过了。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马耳他空战中,除了英国空军以外,据说还有3名马耳他当地的老兵亲自驾驶着飞机,与德军在空中进行搏杀。当时他们驾驶的还是老式的双翼螺旋桨式飞机,飞机上没有任何机载的武器系统,只能用普通的机枪和手枪与德军的战斗机进行空中格斗。当遇到敌机时,他们就用腿夹住操纵杆,身子探出来,用手中的机枪对逼近的敌机扫射。每次空战结束后,3个老兵就聚到酒馆里喝个一醉方休,直到下一次空袭警报响起,又开着老掉牙的飞机与来犯的敌人去拼老命。

 

       还有下面的景点,没对上号儿!哈哈。

    1.  圣安哥拉要塞和圣安娜教堂圣安哥拉要塞建于公元九世纪,要塞的外形至今仍保存得十分完好。从瓦莱塔看去,可以清楚地见到它的全貌,如漂浮在海水中的小城市,它一侧的围墙就紧邻水边。圣安娜教堂就位于圣安哥拉的东南半个街区。顶部有一个雕刻得很精致的十字图案,图案下面挂着一口钟,海风过处,时而发出一两声低低的鸣响。教堂也是用建要塞的石块砌成,看上去更像一座小城堡。
 圣劳伦斯教堂沿着圣安东尼街向南走,一路上都能看到美丽的建筑和宫殿。走到尽头处转至圣劳伦街,街角处屹立的那座华丽的大教堂,就是著名的圣劳伦斯教堂。它最早建于中世纪早期,骑士兵团到来后,使得居民改信天主教,又重修、扩建并使其成为罗马巴洛克建筑艺术的典范。教堂里绘满了壁画,正面是一座红木雕刻的神龛,圣劳伦斯的雕像就罩在里面。
2.     马尔萨什洛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它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它将在马耳他的每一次历史沉浮中留下印迹。正因如此,从历史和考古的角度而言,渔村有着丰富、巨大的重要价值。马尔萨什洛克港东部的Tas Slig山上,至今保存着一批始建于不同时期的古老建筑,也是渔村里曾有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居民生活过的证据,其中包括建造于公元前3300年~3000年之间的巨石神庙,建造于公元前700年~200年之间的古罗马赫拉圣殿和建造于公元400年~600年之间的拜占庭教堂和一处阿拉伯建筑。今天,考古挖掘还在继续,渔村远祖的风貌也将更加完整、清晰。

 除此之外,马尔萨什洛克还是公元前九世纪首批腓尼基商人登陆马耳他并建立商栈的地方。 1565年,强大的奥斯曼帝国企图以马耳他为进攻欧洲的跳板,派出一支庞大的海军锚泊马尔萨什洛克,进军当时处在圣约翰骑士团统治下的马耳他,最终在圣约翰骑士团和马耳他人民的反击之下夺路逃走,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马耳他大围攻(Siege of Malta)”。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说过:“没有比‘马耳他大围攻’更著名的战役了。”1798年,拿破仑率远征军登陆马耳他,同样看中了战略位置优越的马尔萨什洛克,最终迫使骑士团投降,占领了马耳他岛。马尔萨什洛克,原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正因如此,至二战以前,许多重要的军事防御工程已经在此建立。近几十年,渔村成为地中海地区集装箱运输的中转站和免税的自由港口。

 

点击此处查看评论

更多精彩游记请浏览:http://bbs.chts.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