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假期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营业网点查询】[登录] [注册]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旅游攻略 >> 景点 >> 正文

罗马尼亚4.观布拉索夫及五教堂

2014/1/20 17:41:29    

来源:http://bbs.chts.com.cn/ShowTopic.aspx?ID=1587

作者:天津驴总

车行在巴尔干半岛东北部的喀尔巴阡山中,其山呈马蹄形雄踞罗马尼亚的中部,

与西边匈牙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形成对峙之势。车在山路上走一个小时,只走了30公里。我们于下午3点半,到了位于喀尔巴阡山北麓的布拉索夫市。这是罗马尼亚的古城,也是罗马尼亚的第二大城市,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而被人冠以“国王的王冠”的盛誉。Brasov,那几个伫立在山上的大字母,犹如好莱坞,是布拉索夫的标志。这里原为撒克逊人居住的地区,城内中世纪的房屋,仍然保存着当年的风貌.漫步在古老的城市街道,一种原始古朴的气氛扑面而来。这里的教堂、楼塔、大门都保持着中世纪的风貌,没有改造,没有模仿,没有时尚化。商铺门口挂着灯笼,马路为鹅卵石铺就,弯曲迂回,曲径通幽。

我们在老的市政厅广场下车。围绕著老市政厅的广场称为Piata Sfatului-斯法托露依广场。广场的中心是一栋有著深褐色屋顶的黄色建筑,那就是这里的老市政厅,是这个城市的地标。建城之初只是在这里建了一座钟塔,因为当时每个家庭都没有时钟,由市政府出资盖了这座高耸的钟塔,隨著城市渐渐繁荣,因为要看时间的民众增多,因此将钟塔扩建成市府的办公厅,方便服务市民。1420年再进行一次比较有规模的翻修后,当地的一些主要议事会议和市民会议也都在这举办了。这座老市政厅目前已经退休了,改当作布拉索夫历史博物馆使用。

整个老市政厅广场呈现三角形的形状。以老广场为古城的中心,其周围的中世纪建筑依然保持着当年的风貌,各式各样,色彩绚丽,竟没有两栋完全一样的。广场南边的喷水池是当地居民散步、休息、逛街、喝咖啡、吃饭、看表演的最好地方。有大批的鸽群聚集在这里觅食。黑色教堂位置刚好在老市政厅广场的西边角落。这里还每年举办全球性文化活动,4月份是当代艺术节,在东正教复活节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是布拉索夫青年节。布拉索夫史凯地区的居民分成7个小组,身穿色彩鲜艳的服饰在布拉索夫的大街上行走。5月份是国际摄影艺术节及爵士乐和布鲁兹音乐节。9月份,是为期1周的流行音乐节——“国际金鹿音乐节”,其间有流行歌手大赛,吸引各国的流行歌手前来参加,我国歌手李娜、张迈、沙宝亮都曾前来参加过,其中沙宝亮还获得了大赛的最高奖———金鹿奖。

广场上人不多,中心的喷泉中有个三角形的锥体。四周的房屋色彩鲜艳,都改作了商铺。不大的旧市政厅有个高钟楼。我们走过喷泉,从“黑教堂”墙边走过。黑教堂外墙不黑,呈灰色。教堂门口有身着婚纱的新人。回头再说教堂,跟着导游左拐再右拐。一条5--6米宽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两边都停满的私家车。走了一会儿,在一条小巷口,导游说“这是欧洲最窄的小巷”。黄色墙体的狭长巷子有一米左右宽,伸向很远,不过我看还不是最窄的吧。在小巷不足一米宽的地方要是一男一女2人要擦身而过,应该很是尴尬的吧?驴叔又不在这住,你操那心干吗阿?

继续前进吧,小街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着,两旁很多的街道很窄,大都采用鹅卵石铺就,历经岁月的沧桑,像水洗过似的光亮、洁净,走在上面,有一点湿滑。街道旁是一家挨着一家的小店铺,门的上方大都保留着铸铁的门灯,看上去非常的古朴。可別小看这条小巷,它可是有数百年历史,见证时代的更迭与大大小小的战爭。中世纪以来,一直流传这样一个有趣,有关战爭的故事。

有一回,敌军要入侵brasov城,但得通过Tampa山,偏偏通过Tampa山必须经过这条羊肠小径。当时的战士都是骑兵,当敌军浩浩荡荡骑马过来,不得不通过这条摸乳巷。只能一个骑士挨著一个骑士前行,可是到了尽头处,却发觉有座矮门牆,由於小巷太窄,既不能骑著马走出门口,又不能下马牵马步出,要回头,也不能转身!这时候Brasov城的防卫士兵早就守株待兔了。

继续前行,有个粉红色的“犹太教堂”,很漂亮,可惜关门了。

    走到一个拱门前,应该是以前的城门吧,有石碑刻镶嵌在墙上。它是为罗马尼亚人居住在Schei的唯一入口。他们不得使用任何其他入口。 今天的结构是建于1827年由皇帝弗朗茨所建之巴洛克风格,取代了旧的Schei门已严重受火灾损坏。门酷似三个门之凯旋门。中央一大门,两侧的小拱门。门的两侧是厚厚的城墙,不知道是不是古老城墙保留至今的那一段。

其实在这个门边的非常近的城墙处,就是凯瑟琳的门(Poarta Ecaterinei/The Ecaterina's Gate)。凯瑟琳的门,为了防御之目的而建于1559年。 它以从前位于这里的圣凯瑟琳的修道院命名。它在中世纪时是唯一的城门,其特色就是除了中间之高塔外,旁边还有4座小角楼(Right of sword)。象征是该镇拥有司法自治权和有决定死刑之权力。不是专业导游就是不行啊,其实这个小伙子人挺好,就是他也不知道,我们就没有看到这个门。

布拉索夫和周边地区多次被土耳其人和韃靼人袭击,布拉索夫的居民决定用厚厚的石头牆壁及坚强堡垒来捍卫自己的城市。因此在1400和1650年盖了两个瞭望塔和城堡。防禦城牆高12米、两米厚,绵延3公里。到今天仍有部分城牆、一个堡垒、两塔和城堡保留。原来有七个堡垒,只有少数留存下来。我们的行程没有参观“黑塔”和“白塔”。

过的拱门,往前走。一座学校在路的右面,教学楼前有个半身铜像。这个学校应该有来历,可是导游不知道。走到一个小广场,中间有个端枪人的铜像。导游看着铭牌说,这是个女权主义者,但是他是个男人。从广场王左后方看,是个有多个灰黑色尖顶的教堂。导游把这个说成是“罗马尼亚最早的教会学校”。其实他说错了,难怪他是个留学生,临时抱佛脚,也不是很了解罗的历史。

 其实他说的是什克伊博物馆,原为圣尼古拉宗教学校,建于14世纪,是最早教授和传播民族文化的学府之一。最初,学校使用当时东正教正式语言——斯拉夫语教课,从15世纪起改用罗马尼亚语。1560年,这座学校采用刻板印刷法印制出全国最早的罗马尼亚文书籍。后来罗马尼亚政府在此设立“布拉索夫什克伊博物馆”,陈列并展出了古老的印刷机和印制的书籍。这个行程上的景点,我们每看到,也许就在附近呢。

  眼前的这个建筑,是罗马尼亚东正教教堂, 圣尼古拉斯教堂( Biserica Sfntul Nicolae):1292年始建,现建筑则改建於1594年。教堂院子的外墙4角,各有一个角楼。从一个十字架下的月亮门走进去,迎面是个十字木雕。木雕后面土台上有石质墓碑,下有坟墓。

墓右是教堂,左有个很大的石雕人物。这里应该有学校,一群学生在石雕像上下玩耍。我们走进教堂,里面较黑,是东正教的风格,顶上和墙面画满宗教壁画。一条地毯从门口一直伸到圣坛前。大家转了一圈就出来了。

原路返回了旧市政厅广场,导游和黑教堂的管理员说了一阵子,告诉我们说:“今天教堂有活动,里面参观不了了,大家自由活动”。我说,你再说说,我们大老远从中国来的。他说肯定没戏了。我只好先到广场南面的“布拉索夫东正大教堂”看看。教堂是个银灰色的穹顶,浅黄色墙体配着深黄色的窗套和檐边。进入院门走过一段窄过道。进入教堂,有几个连续的拱门罩。圣坛、圣像都是银色调的,里面正在唱诗。

看了一会儿,走出教堂大门右转,到街口再右转。马路对面是个高高的黄楼,尖楼顶上有十字架,导游说那里是钟楼。我走上黄楼的高台阶,进去一看,是个天主教堂。里面没有壁画,和西欧的教堂风格一致,一对新人在举行仪式。闪光灯闪个不停,有好几个人在摄像。2位新人在互相说真什么,靠近圣坛的前几排座椅,坐满了他们的亲朋。我看了一会儿婚礼,拍照了一番,还是不死心,就往“黑教堂”跑去。

刚才教堂前有对结婚的新人,我觉得教堂里就是有活动,规格也不会很高。哈哈,教堂开放了,我随着一个韩国团队进去看看。黑教堂是闻名全国的古建筑,也是特西凡尼亚(Transylvania)地区的最大的后哥德式天主教堂,也是东南欧地区最大的哥特式教堂。教堂又称地毯博物馆,内有17-18世纪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地毯119件。我们看到墙壁和2楼的回廊上,都挂满的壁毯。教堂光线暗淡,只有花窗拍出的照片还可以。

    教堂内高耸着石块砌成的粗柱子。在布道台前的柱子上可以看到布拉索夫的城徽: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上戴着一个王冠。圣坛对面的2楼上,有1839年制作的一架硕大无比的管风琴,有4000管和76个键盘组成的管风琴,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管风琴。高矮、粗细各异的金属管子,几乎塞满了2楼。这架管风琴至今仍可使用,每个周末都会有管风琴音乐会,在每年圣诞节到来之际还要举行管风琴音乐节。多项国际性的音乐比赛也给这个地方营造出浓浓的艺术氛围。管风琴演奏起来非常壮观,它独特的音质堪称奇妙。

   “黑教堂”是维也纳以东最大的哥特教堂,是路德派的。虽与新教德国中间相隔着天主教势力强大的奥匈,特兰西法尼亚却是新教区,且在新旧教斗争中成为难得的宗教宽容地,收留了无数被奥匈驱逐的新教徒,其源头就在这儿:布拉索夫的牧师约翰内斯?洪特鲁斯(Johannes Honterus)是路德的好朋友,是他开始了特兰西法尼亚地区的宗教改革并一生致力于维护新教。

和韩国人一起走出教堂,又围着当地最有特色的建筑物“黑教堂”外围转了一圈。著名的黑教堂(The Black Church),比周围建筑明显高出一大截,从各个方向都能很容易看到它。教堂始建于1385年,原址是被蒙古人1242年毁掉的更早教堂。1421年土耳其军队重创过后,建造的教堂,到了1477年才最终建成。1689年烧了大半个布拉索夫的大火把教堂的墙壁都烧黑了,此后干脆就改叫黑教堂了。大火后的重建又经历了约100年,原计划建两个塔楼最终只完成了一个。改建使得内部哥特风格的装饰部分被巴洛克风格取代。黑教堂是维也纳和伊斯坦布尔之间最大的哥特式教堂。教堂长89米,宽38米,高65米,建筑规模宏伟,结构匀称,坚固美观,墙壁呈土黄色,具有晚期哥特式的建筑风格。黑教堂有五个大门,主要入口处的门是最古老的。

在侧门的方形抱柱上,有许多小希腊神像雕塑,造型美观,表情丰富。尤其是气势非凡,高达65米的钟塔上,彩色磁砖尤其迷人。而且面面不同。钟楼时钟盘面布满星星,月亮是时针、太阳是分针。外墙除了正面以外,其他三面都有圣人的雕像围绕,巧夺天工。就是搞不清楚谁是谁。在教堂的一面墙下,有个手持卷宗的教士铜像,导游说他是音乐家。

教堂其实并不黑,墙面只带着淡淡的烟熏色。1689年,布拉索夫城发生了暴动,哈布斯堡王朝已无力控制局面,惊慌失措之下,驻军头目下令烧城。顿时全城多处起火,教堂附近也着了火。黑教堂也没能逃脱这一劫,木结构部分被焚毁,石质的墙壁也被熏黑,远看呈黑色,后来人们就称其为“黑教堂”。在这之后,黑教堂还经历了两次小火灾。它是从伊斯坦堡到维也纳间,最大的哥特式教堂。巍峨的教堂却屹立不倒,整个教堂外观上锈迹斑斑,看上去非常陈旧,但历经近千年,能保存得如此完整已经相当不易了。时光斑斓的布拉索夫老城里,沉重的黑教堂,远没有对面的斑斓彩屋那般炫目,却能逸起一丝惆怅。现在作为度假胜地布拉索夫,一贯的欢天喜地。

看了教堂,追上韩国人的队伍,漫步步行街,在五颜六色的巴洛克式建筑簇拥的街道上行走。各式餐厅、商铺占据了街边,而建筑没有一家是一样的。今天天气不好,没有看到街头艺术家。回到旧市政厅的时候,看到几个身穿古代服装的卫队的表演。我先随着他们围着市政厅转了一圈,然后他们站成一排,注视着广场上的人们。我跑过去和他们合影。广场上觅食的鸽子轻轻地跳来跳去,抬头眺望远处绵延起伏的巴尔喀仟山,还有眼前风格各异的古建筑、中世纪的路灯,游人恍惚又回到了千年以前的古老时光。

导游来了,我告诉他“黑教堂可以入内了”。他领着大家去买门票。我再次进入教堂,仔细的看那些地毯,也没看出特别好的,驴眼凡珠阿。幸运的是听到了大管风琴的奏鸣,一个女子在练习声乐,风琴不停的响着,浑厚金属声敲击着耳膜。这太难得了,风琴的CD倒是有卖的,但和亲耳聆听还是不一样的。侧面有个展室里面全是璧毯。转过了圣坛,回到进口处,有4尊石雕像。门边的一个石室里,有几尊教士的石雕头像,几个罗人在看石墙壁上刻着的字和浮雕。

 看过黑教堂,导游领我们去吃“罗餐”。走到我看婚礼的那个教堂对面,下了地下室就是餐厅。罗餐厅都营造成地堡的模样,红砖白缝故意暴露着。服务员都穿着民族服装。离吃饭的时间还有40多分钟,餐厅老板让我们先离开。

我走出餐厅,马路对面是个大花园。穿过花园,有个3穹顶大教堂。我进到院子里,跑上台阶,进入教堂。里面就两个人,一个女的拿着钥匙,一个男人在关灯。我赶紧喊出导游刚教会的、唯一一句罗马尼亚语“母猪买四个”----“乌诸麦斯”,是“你好”的意思。

我和那个男的握手,他又重新打开灯,让我狂拍一通。我一个劲的感谢他,并说我是“拆那”,他更友好了,笑嘻嘻的指给我看一些圣物,可惜我不懂。最后我们3个人一起走出了教堂。拥抱、摆手告别。教堂背后是一座山,那两个塔是不是就在山上阿。如果时间分配的好,完全有时间上山看看的。

罗餐很丰盛,北京团友小郑非常慷慨,请大家喝罗马尼亚啤酒。罗的啤酒也是很出名的。餐后我们去宾馆,哈哈,就在圣尼古拉斯教堂边上,刚才白跑了这么远。旅馆的小楼很漂亮。今天累了,光在布拉索夫就看了5个教堂:圣尼古拉教堂、东正大教堂、天主教堂、山脚下教堂、黑教堂。犹太教堂没进去,这里还有个路德派的教堂没看着,驴叔阿,你就算了吧,洗洗澡睡觉吧。

小资料:

 布拉索夫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考古学家在布拉索夫发掘出原始人类活动痕迹,还挖掘出达基亚人的军事堡垒和罗马人的建筑物,证明布拉索夫一带在远古已经有人居住。在青铜时代的后期,最早的罗马尼亚人大约生活在公元2世纪至8世纪。在13世纪时,一些开拓者到来后,建立学校、教堂等建筑,令这片土地得以发展。1141至1161年间,匈牙利国王盖萨二世(II.Géza)请来了德意志人协助发展城镇、建立矿井、耕种土地,以帮助当地的文明发展。1211年,匈牙利国王安德烈二世下令一部份十字军条顿骑士团的骑士到布尔岑兰(Burzenland)加强边界的防御,以抵抗敌人入侵。虽然1225年条顿骑士团被教宗遣往普鲁士,但这些骑士们却留了下来,并建立起布拉索夫城,成为连接欧洲和奥斯曼帝国的一个重要商站。

 

点击此处查看评论

更多精彩游记请浏览:http://bbs.chts.com.cn/

#